莫向横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蓝英心情很好,笑道:“你竟知道他吗?”

    叶怀遥道:“听说过,仿佛出自归元山庄。只可惜缘铿一面,未曾得见。”

    纪蓝英听叶怀遥这样说,忽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他一眼,说道:“对,此人就是归元山庄的少庄主,原先曾与明圣有过婚姻之约那位。”

    两人说了这两句话,外围已经是火光四起,看来元献已经在驱使琅鸟喷火烧噬灵草了。

    纪蓝英小心地向旁边躲了躲,以免火星溅到自己的身上,暂时结束了同叶怀遥的对话。

    叶怀遥趁机低声叮嘱阿南道:“你一会就站在旁边,无论遇到什么事,别出头也别说话,听见了没有?”

    他这样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少年,在这些修士们眼中简直跟蝼蚁没什么两样,自然是存在感越低越安全。对于叶怀遥的话,阿南无不遵从,闻言点了点头。

    叶怀遥知道他听话,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负着手,慢悠悠向不远处逐渐烧出的那处缺口处看去,目光颇为玩味。

    “好了,烧干净了!”

    焦糊味传出,眼看噬灵草逐渐蜷曲枯萎,外面的人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听沙沙的脚步声传来,剑光闪过,清开杂草。

    一双配着印纹绣珞的小牛皮靴子踏上满地残灰,玄色的袍角在暗沉沉的光线下划开一抹弧度,有人快步当先而来。

    纪蓝英欣喜道:“元大哥,你来了!”

    来人正是元献。

    他宽肩窄腰,身穿一身深蓝色锦袍,个头很高,面容俊美,一双桃花眼尤为夺目,为他的整张面容上增添了几分玩世不恭的轻浮。

    不过此时,元献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色,倒是显得他看起来可靠了一些。

    他是接到燕璘的传讯符之后赶来的。

    玄天楼和归元山庄过去曾经相交多年,直至今日逐渐疏远,但也没有完全撕破了脸。就凭这层关系,元献也不可能不来帮忙。

    只不过在到场之后,听说纪蓝英也被困在了里面,他才真心实意地焦急起来,命令坐骑琅鸟一把火将噬灵草烧了个干净,便快步而入。

    元献听了纪蓝英那一声“元大哥”,知道人没事才松了口气,转头正要应答,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撞入他视线的,是一张本来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熟悉面孔。

    元献倏地停住了脚步,一时间只觉脑中眩晕,竟忘了此身何在。

    他喃喃道:“你——”

    叶怀遥。

    他太久没见过这个人。十八年过去了,旧事简直恍如前尘故梦。

    记不清楚,或者是刻意不曾想起。

    他能跟叶怀遥订下道侣之盟,整个修真界不知道要有多少男修女修羡慕红了眼睛,但是元献自己知道,这当中是有内情的,还一个让他挺不快的内情。

    元献要比叶怀遥大200岁,在遍地千岁老妖怪的修真世界当中,这个年龄差不算太大。

    他命好,是元家这一代的嫡长子,生来又是至阳至贵的命格,天资聪颖,相貌不凡,平素习武读书都要比别人快一些,自然也是受尽了器重宠爱。

    这样意气风发的人生,自然不知道什么叫低头,什么叫挫败。

    他和叶怀遥刚刚定亲的时候,曾经很是得意了一阵,那时对方还没有继任明圣之位,但也早已是名盛一时的翩翩风流美少年,不知道让多少人追捧羡慕。

    直到后来,元献才听说,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交易。

    叶怀遥魂魄不稳,命格特异,明明是此世中人,却又有一半游离世外,因此玄天楼一直想找位命格尊贵之人,与叶怀遥结下契约,将他“绑”住。

    这人选不好找。既不能委屈了叶怀遥,又得让对方也乐意,倒让玄天楼上下没少费工夫。

    当时正好归元山庄最步履维艰的时期,内部因为争权闹起了分裂,外面又不小心结了厉害的仇家。元献的父亲实在没有办法,就从这件事上打了主意。

    他主动去玄天楼,提出元献一直对叶怀遥极为仰慕,希望能让两人订下婚约。

    虽然当时元献的父亲并未提及自己的难处,但玄天楼未必不知道他另有目的。只不过元献确实是难得的合适人选,于是经过反复合计考量,双方达成共识。

    一份婚契订下,归元山庄也解决了危机。

    元献也是意气风发少年郎,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知道了真相又被人拿这事取笑了几句,当时就受不了了。

    他憎恨这场交易,这道枷锁。

    自尊与骄傲,从不允许他将这种微妙的心情宣之于口,元献只是故意对叶怀遥冷淡疏远。

    他不知道对方是否了解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或者即便了解了也不在乎——喜欢围着叶怀遥的人太多了,不差他一个。

    所以,多年名存实亡的“道侣”维持下来,元献对于对方最深刻的印象,不过是每回他来到玄天楼的时候,叶怀遥都会站在山口,冲他微笑一拱手,道声:“元兄,你来了。”

    他便也会点点头,回一礼,两人便各做各的事去,再也没什么交流。

    这种关系不冷不热的持续着,好像从头到尾,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在意的也是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元献甚至觉得,自己在叶怀遥的眼中,一定非常可笑。

    享受着因为两人婚契而带来的好处,却又徒劳地拒绝着他们之间更加亲厚的关系,对方却从头到尾都是云淡风轻,潇洒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京快3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