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凭我(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怀遥对这些人的心思可说是再清楚不过了,别看他们一个个名士英侠,什么一诺千金输赢无悔,话说的好听,实则只是对那些地位平等之人而言。

    至于这些人眼中的“废物”、“凡夫”,那根本就是不配为人的,严矜在动手之前怕是从未想过自己会输,说的话自然也就是那么随口扯扯。

    叶怀遥正要好心帮着对方回忆一下,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阿南突然开口了。

    “严公子刚才说,”阿南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用少年尚未变声的清脆嗓音说道,“他刚才打破了我的头,如果这场比试输了,便要向我磕头赔罪。”

    褚良:“……”

    他扶着严矜的手下意识紧了紧,忽然有点担心对方会被活生生气死。

    周围的人听此一语,也是神色各异。叶怀遥实在没忍住,微微低头,抿了下止不住上扬的唇角。

    这话若是由他来说,恐怕褚良还要厚着脸皮掰扯一番,抬出严家的面子来要他通融通融。但是由阿南开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对方只不过是个无门无派的普通少年,你跟他说什么“面子里子”都不管用,当着这么些人的面,谁也厚不下脸皮跟个孩子耍赖。

    虽然以目前叶怀遥的了解来看,这个“孩子”表面上看着弱小无助又可怜,其实也很可能是个白切黑的小坏蛋。

    严矜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厥过去,“胡说八道”、“血口喷人”都到了嘴边,他也愣是没说出来。

    ——因为阿南没撒谎,这话就是他自己说的。

    可是他的身份何其尊贵,怎能给这么个小要饭的磕头赔罪?开什么玩笑,不如杀了他!

    两相僵持片刻,人群中弱弱传出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严三公子,做人理应守信……”

    说话的是之前被叶怀遥救过的那名女修。

    她刚才就一直暗暗给自己鼓劲,想替叶怀遥说话,只是一直没机会开口,这下终于找到机会了。刚说完,就被身边的父亲狠狠瞪了一眼。

    一些人老成持重,知道严矜此刻已经在发狂的边缘,不敢得罪,但大多数年轻人的心中仍有血性,更何况叶怀遥又是如此年轻俊美。

    有的女修和……男修们不由自主心生爱慕,还有部分是向往他敢于越级挑战的勇气,眼见有人起头,都不顾长辈阻拦,纷纷开口:

    “是啊三公子,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把人家小兄弟的脑袋打出来那么大一个窟窿,不过是赔个礼而已,也是应当的吧!”

    “咱们现在可是在鬼风林里啊,处处危机,时间不容耽搁。严公子,请快些罢。”

    严矜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身体摇摇晃晃,气怒道:“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此刻已经是理屈词穷,却还是非得要硬撑,叶怀遥知道,以严矜的脾气,让他下跪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他还有张王牌没打出来。

    那就是纪蓝英,曾经陪伴他无数节数学课的,亲爱的憨批主角。

    叶怀遥虚情假意地露出为难之色,故作退让道:“严公子这般,我也不想为难。只是危难之中,是这位小兄弟为我解围,他这点小小的要求,怀遥也不能拒绝。这样吧——”

    他沉吟一下,说道:“刚才要去模豹之血的,其实是纪公子,说来二位都有责任,要不然便请双方都退让一步。换纪公子来磕头赔罪,如何?”

    叶怀遥这个“如何”是冲着阿南问的,阿南见他向自己眨了下眼睛,睫毛纤长,目中含笑。

    他心头一个晃神,随即明白了叶怀遥的意思,故意低下头沉默了片刻,这才闷闷地道:“……好。”

    纪蓝英:“……”

    这小子还挺不乐意!

    他眼看双方僵持不下,同样焦急,正想着该怎样过去劝说,没料到叶怀遥话锋一转,这把火就烧到了自己头上。

    关键是,这个提议,还让褚良意动了。

    叶怀遥愿意让步本来就已经很不容易,更何况仔细想想,他提出的已经是最佳方案,既可以保存严矜的脸面,又能让大家都过得去。

    至于纪蓝英愿不愿意,一点也不重要。要不是因为他,严矜也不会弄得如此狼狈,褚良觉得严家不追究纪蓝英的责任,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纪蓝英慌乱道:“我、我……”

    他“我”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借口,毕竟眼下是《废柴修仙传》前期,主角的势力还未能完全培植出来,比起严矜,他的身份差着不少。

    现在要轮到纪蓝英尝一尝这身为小人物的无奈滋味了。

    叶怀遥的手中没有扇子,手腕却依旧下意识地转了转,目光不动声色地在严矜脸上一掠。

    欺负草包没意思,他的目标,可从来就不是让纪蓝英难堪。

    纪蓝英一下子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只觉得难堪异常,这一刻仿佛历史重演,他又回到了那个被当众羞辱之后的窘迫时刻。

    他们在江湖上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京快3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