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潮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经过之前叶怀遥打败严矜一事,这些人面对他的时候十足紧张,足足来了七八个人,均是手持利剑,身穿绘有护身法纹的长袍,押着叶怀遥往刑司殿而去。

    他们如此谨慎,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叶怀遥打晕了执法弟子潜逃,其实这想法完全多虑。叶怀遥要是想跑,杀完成渊之后根本就不必回来。

    盖因他觉得逃命委实是一件狼狈又被动的事,而且身上中的化功散还没有完全逼出,很有可能也走不了太远。倒是后发制人,静观其变,要好上一些。

    一行人在前往刑司殿的路上,意外地遇上了刚刚上山而来的纪蓝英和元献。

    双方迎面碰见,都是有些诧异。

    顿了顿,叶怀遥含笑一拱手:“元少庄主,纪公子。”

    “叶少侠。”

    经过了之前鬼风林中道歉的事情,虽然最后下跪的不是纪蓝英,他也难免心情复杂,只是看叶怀遥彬彬有礼,自然也不好摆脸色给人家看。

    纪蓝英回礼,目光在叶怀遥身边的弟子们身上扫过,惊讶道:“你这是……”

    叶怀遥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身边的一名弟子已经说道:“本门有些内务要处理,不便透露,请二位见谅。”

    同门自相残杀,目前还原因未明,放到哪个门派都是十分丢人的丑闻,他自然不想叶怀遥说出去让别人知晓,说完之后便催促道:“叶师弟,走罢,掌教真人和各位长老还等着呢。”

    叶怀遥本来还奇怪纪蓝英和元献在这种时候来尘溯门干什么,结果进了刑司殿之后,他就明白了。

    大殿之上,尘溯门的掌教真人、各峰峰主,以及几位长老俱都在场。其中,属于太玄峰峰主的位置空悬,无人主持撑腰。

    除此之外,唯一一个外人也就格外显眼,却是严矜。

    他唇角带着森冷的笑意,目光如电,将叶怀遥冷冷盯紧。

    看到严矜出现在这里,其实已经足以明白敬尹真人的决定。这位显然是要物尽其用,在处分叶怀遥的同时,再利用他卖给严矜一个人情了。

    眼见叶怀遥入内站定,敬尹真人淡淡看了他一眼,而后挥了挥手,喝道:“抬上来。”

    成渊的尸体被人抬了上来,放在大殿中间,距离叶怀遥只有三步之遥。

    坐在上位的成峰主见了成渊的尸体,身子晃了晃,又仇恨地向着叶怀遥看去,若不是身边的弟子拦着,恐怕他立刻就要扑上去生啖其肉。

    “本月初九,太信峰弟子成渊,遇害身亡。有发现尸身之弟子三名,俱可作证……”

    随着成渊尸体一同上殿的两名执法弟子,各自拿出手中卷宗,开始上报成渊的尸体发现经过以及死亡情况,叶怀遥负手站在原地,半阖着眼听着。

    等到那名弟子全都汇报完毕,敬尹真人喝问道:“叶怀遥,成渊是死在你的帐中,认证物证俱在,你可认罪?”

    叶怀遥干脆地道:“认。”

    敬尹真人了解他的性格,知道此子最擅长机巧诡辩,已经做好了呵责他的准备,倒是没想到叶怀遥这么痛快,反倒让他心里没底起来。

    他暗暗看了一眼严矜,而后说道:“你师尊过世的早,但平日里在山上,众位长辈同门也无不对你多有教诲,照顾有加,谁知道如今竟教出来你这么一个戕害同门的东西!你可有丝毫的羞愧之心?”

    叶怀遥沉吟片刻,说道:“人确实是弟子所杀,但整件事情另有隐情。不知掌教真人可否摒除外人,容弟子单独禀告?”

    他虽然从当年师尊去世之后,就已经对尘溯门这个风气不正的门派没有了多少香火之情,如今早已留出后手,更不大惧怕所谓的“堂审”,但一码归一码。

    成渊确实是叶怀遥杀的,尘溯门要对此事调查处理无可厚非,他有责任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

    这是叶怀遥自己为人的准则,不管其他人有着怎样的心思算计,都不能对他造成影响和改变,因此从进殿以来,他在态度上一直十分端严合作。

    敬尹真人以为他会拿这样的事情玩笑打趣,却是并不了解叶怀遥的为人性情了。

    只可惜他有节操,其他人未必同样品德高尚,严矜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外人”,自然而然便觉得叶怀遥这话是在针对自己。

    他冷笑一声,说道:“谋害师兄性命的事都做出来了,怎么,还有更加见不得人的丑事难以启齿吗?”

    敬尹真人已经问过了成渊身边的一些亲信,听他们提起,成渊平日里隐约就对叶怀遥有些狎昵之心。

    他大致猜到了两人之间会因何发生冲突,想来叶怀遥不好当众把被一个男子强迫的事情说出口,于是就故意说道:

    “严三公子不是外人,有何隐情,你尽管道来。不过……口说无凭,无论你要说什么,都需得拿出证据。”

    当时除了叶怀遥和成渊之外,只有一个已经死了的黄祫,又上哪里去找证据?

    敬尹真人分明在配合严矜,对叶怀遥步步相逼,一定要把事情做绝不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京快3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