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圣云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能怪他一个二流门派的小弟子没有见过世面, 就连敬尹真人乍然听闻这件事情,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他茫然道:“你说什么?什么玄天楼?”

    那名弟子十分能够理解掌教此刻的心情,连忙将手上的拜帖拿给敬尹真人看, 同时焦急地询问道:“您看,咱们应该怎生招待这些贵客啊?”

    法圣啊!那可是法圣!

    还有展令使、钟护法,何司主——都是他们以前只能在传说中听说到的大人物!总不能怠慢了人家吧?

    敬尹真人看着手中的拜帖。

    此时燕沉等人还不了解叶怀遥在尘溯门中是怎样的处境, 更不知道他因何在世,又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回家。只想着他应当是被尘溯门的什么人给救了,因此措辞极为客气。

    拜帖中, 燕沉也并未点明明圣正在尘溯门的情况, 只说对尘溯门向往已久,正巧因事途经,于是想要上山拜访, 演武论道。

    这本来是门派之间关系往来的正常行为,可是两边地位太过悬殊,才让敬尹真人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尘溯门如何才能谄媚巴结, 借力崛起, 现在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求。

    敬尹真人原本应该高兴才是,可偏生他这边还有个烂摊子没处理完,当着严矜这个外人的面, 案子还得一步步继续审, 实在太不是时候了。

    敬尹真人想了想,说道:“去把这个消息跟你赵师叔和惠师叔交代清楚,让他们立刻出去准备, 打听清楚贵客们的喜好, 万事务必周全!”

    那弟子道:“不如中断会审……”

    敬尹真人道:“糊涂!严矜和元公子都在山上,怎好让他们知道法圣要来?玄天楼一向对归元山庄不满, 万一双方起了冲突,咱们可哪边都得罪不起!”

    那名弟子这才反应过来。元献和玄天楼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偏偏严矜嫉妒心强,也因为纪蓝英对元献颇有不满。

    要是让这个坏事篓子知道了燕沉等人前来的事,势必要在玄天楼众人的面前说破元献的行踪,挑拨双方争斗。

    所以为了不惊动严矜,叶怀遥这里的审问还要正常进行完。

    敬尹真人看了眼地上太阳的影子,焦虑地说道:“我会尽快把他们打发走,你快去,跟你那两位师叔说,只有半个时辰的功夫!”

    那名弟子答应着,连忙便匆匆而去。

    他一走,敬尹真人也无心再判断谁是谁非了,听得叶怀遥指责严矜,便直接大喝了一声:“谬言!”

    他指着叶怀遥道:“不论你如何攀扯都无凭无据,总之今日罪名已定,不容辩驳,来人,把他给我——”

    “掌教,并非无凭无据!”

    叶怀遥提高声音,竟然强行打断了敬尹真人的话。

    他神情冷肃,却无慌张惶急之态:“弟子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掌教让我拿出证据,证明杀死成渊实在出于逼不得已。人证已在,就是严三公子!”

    严矜都要气笑了:“你还想让我给你当人证?”

    真是想瞎了心了。

    叶怀遥道:“现在已经证明,当时我二人冲突的时候你也在场,那么事情始末必然看清楚了。方才我进殿时看见了元少庄主和纪公子,如果请元少庄主将严公子脑中影像抽取出来一观,岂非最好的证据?”

    这种抽取人记忆的秘法,当世以玄天楼最为精通,元献作为明圣的准道侣,也曾一同修习,是绝对无法作假的。

    叶怀遥实在是个博弈的高手,他察言观色,虽不知道刚才那名弟子同敬尹真人说了什么,但对方听完之后,明显急躁起来,一副想要把案子草草了结的模样。

    这说明发生了某种意外情况,未必是坏事,但绝对不好公开说出来。

    可敬尹真人急,叶怀遥却另有目的,需要拖延时间,所以他提出这个主意。

    这样一面将元献扯了进来,让事情牵涉的人更多,另一面也反过来把严矜和敬尹真人都给将了一军。

    毕竟口口声声说要调查真相处置叶怀遥的是他们,现在方法有了,不配合都说不过去。

    其他长老峰主议论纷纷,都不愿意轻易开口表态,严矜看了敬尹真人一眼,竟然一反常态地没有表示反对。

    敬尹真人正要说什么,忽然想到,若是元献在尘溯山上瞎逛,说不定真能碰见燕沉他们,倒还不如把他叫到这里作证更加稳妥。

    反正刑司殿离待客的地方很远,玄天楼的人怎么也不会跑到这边来,双方就见不到了。

    一来二去,叶怀遥、严矜和敬尹真人三方的目的不同,竟然难得想到了一处去。

    于是敬尹真人轻哼一声,说道:“也罢。”

    他亲自起身,去请元献。

    身为归元山庄的少庄主,元献的地位也是非比寻常,他们尘溯门可不比玄天楼,要请动对方,也正好他这个掌教亲自出马了。

    也恰好元献这趟上山,就是为了陪纪蓝英来找严矜,听敬尹真人说明来意,答应的非常痛快。

    不多时,几个人就到了大殿之中。

    眼下刑司殿中的这几位,各有各的来历,偏生互相之间还都有着千回百转的瓜葛,今日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聚到一处,实在是难得的热闹场面。

    元献在路上已经听敬尹真人讲述了经过,到场之后有意看了看叶怀遥,只觉得他似乎比上回见到的时候憔悴了一些。

    刚才元献没来,自然也没见到叶怀遥是怎样在公审的过程中机变百出、设局布计的,他只觉得这么一个刚满十八的单薄少年,被许多前辈围着逼问,实在有点可怜。

    之前叶怀遥与严矜在鬼风林中比武的时候,元献就在旁边,他清楚严矜咄咄逼人的性格,现在也理所当然地觉得,目前的形势一定是严矜设计出来。

    他的目的无非就是逼迫尘溯门陷害叶怀遥,借此报被对方打败之仇——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元献深吸了口气,忽觉心口一阵酸涩。

    这心疼并非来源于眼前之人,而是他透过这张脸所看见的,那位已经去世的道侣。

    他很久没有想起过明圣。十八年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不长,在他刻意的遗忘下,却久远的恍如前尘故梦。

    为什么不去想,为什么见到和他相似的人还要故作冷漠?他告诉自己这叫漠不关心,但实际上,他在害怕。

    害怕不自觉地沦陷,不自觉地动心,害怕自己也会像那些狂热而毫无自我的信徒一般,卑微地匍匐在明圣面前,只为得他一笑一瞥。

    为了维护自己的骄傲,元献抵触着明圣的强势与耀眼,把对他产生的所有柔软情感视为禁忌。这么多年下来,他自己都把这种排斥信以为真了。

    但此刻,面前少年那似曾相识的面孔,似乎让元献看见了一个失去了光环的明圣,那些多年来被刻意遮盖和抵触的情分就涌了上来。

    ——出于这种少见的柔软情绪,也因为这点相似,他决定帮一帮对方,找出真相。

    元献心中念头千回百转,脸上未露半分声色,只把目光从叶怀遥那里移到严矜身上,唇角勾起一点意味不明的笑,说道:“严公子,那咱们就开始吧。”

    严矜哼了一声。

    元献可不管严矜的态度如何,反正只要他出手,对方就算不愿意也反抗不了。

    他手捏法诀,踏上一步,而就在这时,纪蓝英忽然轻轻叫了一声:“元大哥——”

    元献转头,只见对方一脸的欲言又止,眼神中尽是焦灼和恳求。

    他以为纪蓝英还想给严矜求情,便摇了摇头。

    虽然曾经发誓要保护对方,但元献并不想没有原则地庇护纪蓝英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严矜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元献也已经忍他多回了。

    他看了叶怀遥一眼,又想起了当初还不是明圣的那个少年,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欢喜……

    逝者已矣,希望活着的人,能活的轻松一点吧。

    元献提气运功,一指点向严矜的眉心,打算先读取他的记忆,再将其抽调出来。

    他知道严矜的脾气,这一指点出之际,手上已经准备了好几重的后招,以防对方拒不合作。

    在场众人也是亲眼所见,之前叶怀遥点破成渊死时严矜也在场,他分明是又惊又怒。结果这回元献出手了,严矜反倒没有丝毫的抗拒,任由对方探入灵识,从他的记忆中看完了当晚发生的事情。

    叶怀遥站在一边,也没把注意力放在元献身上,趁周围没人关注他的时候,目光悄悄往窗户外面一瞟,似有所待。

    另一头,读取到记忆的元献终于明白,成渊在鬼风林里对他的试探是什么意思了。

    严矜是在叶怀遥跟成渊坦诚了身份之后才过去的,元献没有看到叶怀遥承认自己是明圣的那一幕,却看见了成渊对他的强迫与纠缠。

    他不像成渊那般跟叶怀遥相处多年,对这个长得跟自己道侣一模一样的年轻人没有半分了解。

    当时成渊过来跟他说那些话,元献只以为对方是想试探自己对于明圣的感情会否转移到这名尘溯门弟子的身上,也没太当回事。

    直到现在,一把怒火从心头涌起,却不为叶怀遥本人。

    ——而是为了这人身上自己熟悉的那个影子,为了曾经那个本应跟他生死与共、相守一生的人。

    明圣。

    几百年了,虽然关系不亲密,但是他习惯了身为“明圣道侣”的这个身份,如今看着这个跟叶怀遥一模一样的人竟然受到了如此之羞辱,又怎能无动于衷?

    这恼恨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那一瞬间,元献简直恨不得自己也把剑□□,给已经躺尸的成渊再补上两下。

    ——这样的人本来就该死,叶怀遥杀他,一点错误都没有!

    还有严矜,他居然能在旁边袖手旁观,并找机会落井下石,简直卑鄙无耻!

    在这种情绪的驱动下,元献准备立刻把真相公之于众,并利用自己的身份施压,让尘溯门不要再为难叶怀遥。

    自己能为这个人做的,也仅止于此。

    但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眼前画面一转,是严矜的目光转向了别处。

    接着,元献便看见了纪蓝英的脸。

    他心下一震。

    ——只见当时纪蓝英正跟严矜一同站在外面,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都看见了。

    原来如此!

    元献一下子明白了刚才纪蓝英带着哀求的那一声“元大哥”是什么意思,严矜能这样坦然地让他窥探记忆,也就有了解释。

    看着叶怀遥被成渊算计的人不光严矜,纪蓝英也有份。

    他们在赌自己对纪蓝英的在乎,为了不牵连到纪蓝英,元献绝对不能说出这件事。

    那一瞬间,他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一直以来,在元献的心中,纪蓝英性格软弱,但侠义善良,这使得他时常担心对方会受到他人的欺负,因此总是不自觉地记挂着他,站在他身后充当保护者的角色。

    或者说,从小那种众星拱月般的成长环境,让元献更加倾向对弱者释放自己高高在上的善意和怜悯,一如他对于现在的叶怀遥。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纪蓝英这个人,似乎跟自己想象出来的形象,也有一定的偏差。

    可当年……是他救了自己,自己发誓要对他好。

    纪蓝英之前在鬼风林里的表现已经够差了,一旦让在场众人知道,眼睁睁看着成渊被杀死的人中还有他一份,纪蓝英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可是叶怀遥,叶怀遥……

    元献心情复杂,难以委决。

    周围一圈人等着,结果眼看他把手从严矜额头上拿下来,却既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也不给大家观看那段记忆,都有些不耐烦了。其中正以敬尹真人为最。

    他本来对待元献极为客气,可是现在得知玄天楼即将到访,敬尹真人的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

    他只想着这件事不管是个怎样的结果都好,只求快点把堂审散了,元献弄走。

    他问道:“元少庄主,请问这严公子的记忆,是否可以抽调出来,给我等一观?”

    不需要再过多的考虑,元献心中的天平终究还是倾向了纪蓝英。

    他下意识地说道:“不行。”

    说完之后,元献忍不住看了叶怀遥一眼,恰好遇到了对方看过来的眼神。

    似笑、似叹、又似意料之中。

    元献心口一紧。

    不知道是不是时机太过微妙,这一记目光好像直接烙印在了他的胸腔之内,并在往后很多个午夜梦回的时刻里,不时隐隐作痛,再难抹除。

    他移开眼,说道:“抱歉,这法术我学的不精,无法令诸位见到当时场景,只能看见确实是成渊先冒犯了叶少侠,叶少侠不得已反抗,才会失手杀人。”

    成峰主强忍丧子之痛,看着他们这一群人你来我往,此时终究没了耐心,听着元献这话似乎还是向着叶怀遥,忍不住用力在桌子上一拍,站起身来。

    他怒声说道:“不管如何万不得已,反正他杀人是实,无可置疑!掌教真人,请你把这个小子献祭给魔龙,噬他魂魄,以抵我儿性命!”

    他们无法亲眼看到事实真相,口说无凭,一句“成渊先冒犯”作为杀人理由,似乎确实太过苍白。

    元献还要说话,敬尹真人已经急不可待地做出决定:“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成峰主的意思办吧。来人,把叶怀遥押下去!”

    叶怀遥道:“好,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也没有牵绊了。”

    他大步走到刑司殿最前面的一列牌位之前,说道:“且容弟子最后给先师上一柱香罢。”

    他拿起一柱香拜了拜,然后供在灵前,朗声说道:

    “师尊在上,如今弟子遭人迫害,身受冤屈,命悬一线。虽已尽力解释,奈何世道昏沉,掌教无德,诸位长老明哲保身,不辨黑白,我之处境实为狼狈。所谓以怨报怨,以德报德,弟子永远是师尊的徒弟,但从此刻起,再并非尘溯门下之人。”

    他掀袍倾身一跪,干脆利落地磕了个头,说道:“还望师尊知我苦处,莫要见怪!”

    方才殿上一番争执,人人都以为叶怀遥一定是想尽办法洗脱自己的罪名,而最后他一个人势单力薄,难以相抗,也只好认命。谁也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感觉就好像他早已料到了这场大戏如何落幕,却非要站在旁边冷眼观望,看看是否符合自己拿到的戏本一般。

    就连敬尹真人都有片刻的愣怔,直到看见叶怀遥跪下磕头,他如梦方醒,高声喝道:“都愣着干什么?我让你们把他拿下!”

    周围立刻有两名弟子应声抽剑,朝着叶怀遥的后心刺去。

    叶怀遥正跪在地上,见状手掌在地面上一撑,身体斜飞而起,足尖顺势分踢两人胸口,将这两名弟子分别踹了出去。

    人未落地,又有人挺剑袭来,划向他的膝盖。

    叶怀遥翻身落地,踢起衣服下摆,揽手一甩,恰好将剑锋裹住。

    两方拉扯之下,那名弟子长剑脱手,叶怀遥的袍子下摆也应声断去一截。

    那块布料在半空中一飘,随即悠悠落地。

    叶怀遥向后滑出几步,锦绣飘扬,收势站定,从容道:“割袍断义。”

    寂静之中,有人忍不住倒吸凉气的声音就变得格外清晰。

    里子面子都被他给捅破了,若是不处置了叶怀遥,尘溯门这一回可谓是颜面扫地,再难立足。

    敬尹真人正要说话,忽觉脚下一个踉跄,整座大殿的地面忽然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不,不光是刑司殿,是整座尘溯山,都在摇晃。

    这震动一波连一波,幅度也越来越强烈,一时间,外面狂风卷地,碎石四起,纷纷打在外墙之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众人东倒西歪,乱作一团,敬尹真人刚说了句“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子反应过来,转过头对叶怀遥怒目而视,眼中似要喷火:“是你!”

    “嗯,是我。”

    叶怀遥拉了把椅子安然坐下,笑吟吟地说道:“你们不会以为我在这里跟各位大费口舌,是真的指望谁能给我一个公道吧?我有那么天真吗?”

    “一来,我跟你们说这些,是仁至义尽,用最后那点尊重偿我先师恩情。二来呢……”

    他翘起了二郎腿:“自然是拖延时间了。”

    有人喝问道:“你做了什么?!”

    这句话问出口,便听殿外远处轰隆隆一声震天巨响,隐隐有人高喊道:“不好了,囚龙塔塌了!”

    在场之人听闻,无不大吃一惊。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京快3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