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谭央顾澜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谭央接到顾澜之的电话后心里蹉跎,犹豫了许久都不敢回家,而且想着他此时还在日本便不着急,便回到顾家向顾霆琛借了一辆跑车上山溜弯,没想到刚上山就被抓了!

    她太倒霉,每次上山赛车几乎都能被抓住,当她在警局里瞪着抓她的警察时瞧见那人眼神闪躲,她忍不住的问:“你们怎么随时都知道我的消息?是不是成天盯着我的?!”

    那警察直道:“有人举报。”

    谭央是聪明人,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人撒谎,而且这人紧张,像是做了亏心事!!

    谭央明着威胁道:“你说实话,不然等我离开这儿之后我就来找你,让你每天不得安宁!对了,我是个泼妇哦,堵在你单位门口你面子上过不去,各位同事都会嘲笑你的!”

    谭央这话令人啼笑皆非。

    那警察叹息道:“顾先生吩咐的。”

    谭央皱眉,“顾澜之?”

    “是的,顾先生说只要见你开车上山就将你抓到警局,有什么后果他都会承担的!”

    “顾霆琛给你们泄密的?”

    谭央借了顾霆琛的跑车,知道她这事的只有顾霆琛,他那个男人竟然如此坑自己!

    谭央赶紧道:“给我手机!”

    谭央兴师问罪的给顾霆琛打电话,“小叔子你这事做的不地道啊!赶紧来警局接我!”

    顾霆琛一怔,“小嫂子说的何事?”

    “我在警局,知道我赛车的只有你。”

    闻言顾霆琛无奈,“你冤枉我了。”

    顾霆琛匆匆的赶到了警局接谭央,见后者一脸气急败坏,他从容的解释道:“这事与我无关,我没有做这事的动机,吃力不讨好的,你应该想想是不是我哥派人跟踪着你。”

    谭央仔细想想是有道理的。

    她曾经因为赛车被抓到过警局里几次,之前是意外,因为顾澜之没有管她的资格,但是自从和他结婚之后她的自由的确少了不少,距离上一次敞开的玩还是谭智南到梧城的那次,但那次车还坏了,路上更看见了三座坟墓,后面还是顾澜之过来接她回家的。

    就是从那次之后,谭央每次开车出门他都会给她发消息,“央儿,开车注意安全。”

    他好像随时知道她的行踪。

    谭央醒悟过来自己一直被顾澜之监视着,虽然他是好意,但谭央无法接受这样的好意,好像被人时时刻刻的盯着,没有一点儿自由,这样的婚姻……谭央自问想要吗?

    当初她脑袋一热就结婚了,结婚也就算了,而且还是在爱尔兰结的婚,足足一百年的期限,现在想想谭央觉得自己自掘坟墓。

    她突然有些苦恼。

    她随着顾霆琛走下警局的台阶道:“我结婚是不是太早了?我好像还没有满20岁。”

    谭央今年七八月才满二十岁。

    而顾澜之年底即将三十四岁。

    顾霆琛拧着眉问她,“你怀疑婚姻了?”

    谭央问:“我是否有些冲动?”

    身侧的顾霆琛问:“那你爱顾澜之吗?”

    谭央肯定的答:“爱。”

    无爱便不会嫁。

    “那这样的婚姻不冲动,倘若要说冲动,时笙当年嫁给我才是最冲动的,连我是谁都没有搞明白就一意孤行的嫁给我吃了那么多苦,但你和顾澜之不同,你们互相是爱慕对方的,只要有这样的情感基础结婚就不算冲动!再说顾澜之没有坏心,他只是担忧你,因为你的事他多多少少给我提过,一个女孩子玩这样危险的游戏的确是令人担忧的,更何况那人是爱着你,并且还身为你的丈夫。”

    顾霆琛难得开解人。

    谭央听的明明白白。

    因为顾澜之爱自己,所以才担忧。

    但这样的担忧多少令人隔阂。

    谭央叹了口气道:“那我冤枉你了。”

    顾霆琛在一侧出着主意道:“你要是真的介意顾澜之这样的行为你就和他开诚布公。”

    顾澜之通透,与他讲了他肯定明白谭央的想法,按照他的思维他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也需要谭央保证不会再做这等危险的事,说到底两人最终都要为对方妥协。

    两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一旦选择在一起肯定要有所改变,特别是婚姻中要有所磨合,顾澜之从始至终要的不过是她的平安,但谭央年龄小,要的更多的是一份无人掌控的自由,这事怎么解决全靠他们自己。

    但顾霆琛说的没错,这事需要开诚布公,而且以谭央通透的性格不会有所隐瞒。

    因为她知道沟通的重要性。

    谭央没有选择回家,她在等,等顾澜之给她发消息,等他回家之后她才回家,不然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等着多忐忑啊,那种未知的感觉她并不喜,就好像她真的做错了事。

    晚上九点钟不到顾澜之给她打了电话,电话里的他嗓音温润的问:“央儿在哪里?”

    “在时笙家,你回家了吗?”

    谭央的确藏在时笙家,怀里还抱着那两只小奶狗,一侧的时骋期待的目光盯着她。

    “嗯,要我过来接你吗?”

    顾澜之的语调还是很温柔的。

    “算了,我开的有车。”

    谭央挂了电话放下怀里的两只小奶狗,时骋特别期待的问:“你终于舍得走了?”

    从她到这里他一直期待自己离开,谭央起身去厨房洗手问:“这么着急赶我走?”

    “你打扰了我的二人世界。”

    谭央:“……”

    谭央叹息,出门开着车回家,在路上路过一家花店,她停下车进去买了一束捧花。

    夜来香。

    她买它没什么含义,就是单纯的觉得待会回家怀里空空的,想抱个什么在怀里。

    她将花束放在副驾驶上回了小区。

    顾澜之给自己泡了杯咖啡,近日有些疲倦,喝完之后他坐在了钢琴前弹着曲子。

    是肖邦的夜曲。

    顾澜之是世界上杰出的钢琴家之一,是钢琴界的顶端人物,界内的各个奖项他拿了个大满贯,他还开创了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他的荣耀与事迹未来都会被记在史册。

    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个骄傲的人,是时笙曾经值得喜欢的男人;是值得郁落落追了一辈子的男人;可他却不是他太太眼中的极品,这个事让他的心底略微感到郁闷。

    在飞机上他想起这个事觉得自己有些稚嫩,怎么突然之间跟小孩吃起醋来了?!

    他想不通,随即又觉得好笑。

    谭央啊,真是他的劫。

    他是个薄凉的人,众人都说他是个薄凉的人,他的母亲这样说,郁落落也这样说,就连他没怎么打交道的顾霆琛也是如此说,他身边的助理同事以及朋友们都这样说,他们还说在这个世上没有能入顾澜之眼的人。

    可他们是他们,他们并不是顾澜之。

    顾澜之是有心的,正因为有心才给了时笙片刻的温暖,正因为有心所以才在时笙绝望无依一次又一次拒绝他的时候他都守在她的身侧,他想要给这个小姑娘一份温暖。

    他想告诉她,最终的她无论遇到了什么,最后的最后只要她转身就还有自己。

    那时的他只是单纯的想给她一份温暖。

    或许是因为她那九年的执念。

    或许是她曾经亲口让他弹了那首曲子——《风居住的街道》本身就是悲曲。

    真正能理解的人少之又少。

    恰恰她是能理解的。

    所以他记得了她。

    甚至这么多年都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京快3